取到黎清货真价实的心头血,冬夏毫不犹豫地离开问天门,风驰电掣地回了魔域。

    给孙卓尔的解药,她找了个跑腿送货的驿站便交了过去。

    冬夏用孙卓尔的命和黎清交换,其实根本是无本买卖,她根本没打算在这时候让孙卓尔死。

    在她把孙卓尔脑中的同伙名字、据点等等一一说出来之前,冬夏哪会让他痛快地死?

    回到老家之后,冬夏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试了试能不能一滴血分成两滴来花。

    ——理所当然地失败了。

    她皱皱鼻子,没有花什么功夫就做好了选择。

    合卮契和封绝比起来,当然是后者更重要。

    封绝虽然精妙狠辣,但要解它其实很简单,唯一的难点便是材料。

    冬夏闭关七天就把它给解了。

    破开修为禁制的那瞬间,无形的枷锁从她身上碎裂掉落,灵气开始疯狂涌入冬夏的体内、填充她的丹田。

    冬夏舒适地轻出了一口气,觉得自己马上就能去三进三出问天门了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的灵气骤然往一处涌动,几乎将方圆百里都抽成真空。这般剧烈的变化,当然瞒不过旁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但冬夏也没打算拦,她扣上面具便光明正大地现了身,叫在外围探头观察的魔修们一个个惊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“走开,”冬夏懒洋洋地驱散他们,“碍眼。”

    她在仙域待了太久,回到魔域看这群总是心怀鬼胎的麻烦精都顺眼起来了。

    犹如实质的威压让在场的魔修没有一个敢多放屁,夹着尾巴灰溜溜地听令离开,唯独离得最近的一个被冬夏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闭关这段日子,外面发生什么事了?”冬夏问她。

    妖娆的女魔修讪笑,压根没敢在冬夏面前耍自己的花招心机,跪坐在她身旁乖乖地答道“从您上次和我们一道去端了那仙域营地之后,魔域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,只是大家不知您那日做了什么,多少有些人心惶惶……不过最近有一件大喜事,您听了想必也会高兴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冬夏想了想,希望不是孙卓尔把他自己折腾得暴毙了。

    “黎清那厮不知道修为出了什么问题,听说几天前问天门一阵混乱后他便离开宗门游荡、不知所踪,问天门也正在四处找他。”女魔修兴奋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眸底现出一点诡异的血色来,“听流言说……他生了心魔。”

    冬夏的动作一顿,有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七天前黎清不还好好的?

    她沉思片刻挥手打发了女魔修,干脆地去找了一趟白泽越。

    白泽越的洞府改造得像个堡垒,入内得经过层层关卡。

    冬夏从空中看了眼便嗤笑着长驱直入,目中无人地径直到了白泽越面前,守卫没有一人察觉她的到来。

    白泽越乍然察觉有人悄无声息抵达自己跟前时吓出一身冷汗,睁开双眼见到是冬夏时才吁了口气“您回来了,一切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,”冬夏模棱两可地说完,直切正题,“黎清失踪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如此,”白泽越颔首,“但魔域留在外的眼线太少,尚不能确认。”

    冬夏垂眸摩挲了片刻自己手腕上的金色阵纹。

    这纹路其实除了□□无缝地改变她的容貌声音来没什么用,她恢复修为之后也可直接暴力破除,只是需要的时日不短,便暂时搁浅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这手镯似的纹路看得太久,她竟然已经看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您的打算是……”白泽越征询地问。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格格党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